走向稻城(一)

日期:2019-11-12编辑作者:旅游

走向稻城 “宽阔的草场,飘渺的雪峰,纵横交错的溪流,数不清的海子和深邃的森林以及冰雪消融形成的瀑布交相辉映,美丽壮观。稻城,保留着大地最古老的记忆和大自然最纯真的心灵。”在一本徒步旅行书中,作者如是介绍探寻远逝的地域文化路线之一的------稻城亚丁路线。 回来后,没去过和准备去稻城的朋友们一直在问我,稻城漂亮吗?看见了雪山吧,雪山漂亮吗?我又怎么回答才好呢?这么一趟艰苦的高原之旅,如果说没有可看的风景,对所走过的地方没有认知上的提升,那又如何向自己交待?如果说我真的有被看到的风景震颤过,激动过,似乎又有点在骗自己,两难之下作了一个解释,此次之行我有较严重的高原反应,它也许会影响我的视觉和感知神经,影响我对事物作出正确的判断,我还是不作评价的好。此次回来记录下的一些点滴也不能说是游记,权当是记流水帐,只是籍此给自己的稻城之行留下一点路过的痕迹以及那一份对高原的爱恨交织的回忆。 各位看官,如果你们没有去过稻城,如果你们和稻城有缘,那就赶快安排假期,收拾行囊,向稻城出发吧。相信只有亲身走进她,只有在与她深切接触之中,才会有一个你心中别样的真实的稻城。

川藏公路 川藏公路是318国道(上海------西藏樟木)成都至拉萨的一段公路,从成都开始,经雅安、康定,在新都桥分为南北线,南线因路途短且海拔低,所以由川藏公路进藏多行南线。从成都到稻城的大部分路程也将沿川藏南线而行。从旅游指南书上得到这些信息,此次我们将经历著名的川藏公路时,这令我对出发的日子更多生出了几分盼望。自己一直都在对去西藏充满了向往,这趟正好是去西藏前的一次最佳的预演。 当在旅游书上看到有关川藏公路的介绍时,我能感受到这几个字沉甸甸的份量,但它在我的脑海里还只是一个生硬的概念;当看到川藏线的海拔高度图时,也还不能想像从川藏线的起点成都,然后经过二郎山的隧道口进入甘孜州境内,过康定后翻越折多山口到达新都桥,翻越高尔寺山进入雅江县,翻越剪子弯山、卡子拉山到达世界第一高城理塘,再翻越海子山到达稻城县城,短短的几天内,海拔骤升三四千米,对从未有过高原经验的自己将意味着什么? 后来的经历证明,川藏公路因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环境,的确有无与伦比的美丽,高山、极高山、高山峡谷、高山湿地、高山牧草等一一在你面前划过,接受你的惊叹,但同时,路途的险峻、地质结构的活跃、天气的瞬息突变给行车带来的危险因素,还有那一连串的高原反应症状也与此相伴相生。 川藏线出成都平原不久,从翻越二郎山开始,就进入了盘山路的历程。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山更比一山险。汽车时而急驰在广袤的草原,时而行走在峡谷之间,时而上山,时而下山。为了节省费用,我们此次不是全程包车,都是在当地分路程包车,当地多的是七座的长安面包车,我们坐在车里就是不断的左右摇摆,甚至是碰撞,一位GG出现了严重的呕吐反应,我也开始头痛、恶心,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大家有的说这是晕车,有的说是高原反应,有的说是两者的综合反应,吃药也得考虑两种药吃哪一种。这一路上,我们包车的次数不下十次,大家都主动轮流坐到车里最颠簸后一排,而我找了有点晕车的借口,每次都是坐在车的中间一排,这事一直让我感到很汗颜,在此,感谢我的队友们,感谢你们的大度与包容。 最后借一句话结束此段小文-------川藏公路,玩的就是心跳。

二郎山隧道 吃过午饭,再上车就开始迷迷糊糊打起瞌睡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同伴中有人说“过隧道了”,“隧道,是二郎山隧道吗?” 我一下惊醒过来,人也有了精神。小的时候就从《歌唱二郎山》这首有名的老歌里知道了二郎山,后来又通过一些资料知道修在半山腰的二郎山隧道是国内已贯通的公路隧道中最长和海拔最高的一条,也是亚洲最长的公路隧道。 可能是被它如雷贯耳的名气震住了吧,车过隧道时,大家谁也没说话,当车穿过长达4176米的主隧道钻出洞口,只觉眼前豁然开朗,耀眼的阳光下,天空碧蓝如洗,连植被也不是高大的树木,占据山坡的是一些耐旱的灌丛,空气也变得干燥起来。与过隧道前的景观截然不同。在隧道那头时,天还是阴沉沉、雾蒙蒙的,一座座青翠的山峰在云雾中时隐时现。虽只有一洞之隔,两端的天气、景观如此的不同,象是跨过了两个不同纬度的地域,这令我着实吃了一惊。不过我们的领队倒好象早在意料之中,只听他给我们介绍,“这边景象完全不同了,前面还有一个观景台,不过今天好象看不到雪山。”汽车在此没作停留,一路开了过去。

海螺沟 到达海螺沟沟口磨西镇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领队赶紧安排财务去买门票,我们得赶上晚上八点最后一班观光车进入景区。海螺沟门票100元,观光车60元,所谓的“绿色旅游观光车”和普通公交车并无二样,从一号营地到二号、三号营地均是盘山公路,全长30多公里,到达我们住宿的三号营地银山宾馆时,天下起了小雨,温度也比山下低了许多。 大家坐了一天车,人已很疲劳,第二天还准备早起,看能不能有好运气观看到“日照金山”,吃过晚饭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我因头天坐晚班飞机三点多钟到成都机场,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也感到相当疲惫,想好好睡一觉,保持体力去看冰川。本想一夜无话,不料半夜一二点时,突然醒过来,只感到头很胀痛,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来之前看过攻略,知道高原反应一个常见的症状就是晚上睡觉时头痛、易醒。一般人上了高原,或轻或重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以前去黄龙回程翻越岷山垭口时,我也曾出现过高原反应,这次出发之前也就做好了可能会出现高原反应的准备。想到我们此次走的路线,海拔是逐渐升高的,人有一个慢慢地逐渐适应高原的过程,按说会减轻高原反应的程度。没想到的是,今夜,在海拔还不到三千米的地方,就和高原反应来了此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高原反应出现得这么早,这么快,是我始料不及的,心里不由地一阵阵慌。头痛发生在晚上,似乎显得更加厉害,只感到太阳穴一圈像是带了紧箍咒一样,疼痛一直没有缓解,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我开始想尽量不要惊醒同伴,怎么样也要呆到天亮,然后就撤回成都,如果与其这一路都要受如此痛苦,不如回成都去算了,反正离成都还不远,撤退也还来得及,我甚至为自己开解,成都不也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享受安逸之地吗,虽说两次来过成都,都只是匆匆地呆了几个小时,还没来得及泡泡茶馆,听听当地人摆的龙门阵呢,干脆在成都呆上个十来天,七号再按原计划回家。“稻城,我计划了好长时间、做了很多准备才成行的川西之旅,还没看到你就撤回,与你真的很无缘啊”,“来之前买的红景天,药准字的红景天,健准字的红景天,我提前二三天吃了你们怎么还头痛,看来有些攻略上写预防高原反应的药物有效无效很多都在心理作用也是不无道理啊”。各种杂乱的想法一齐冒出来,头痛丝毫没有减轻,无奈之下起身翻出预备的药包,拿出了对付疼痛的最后一招,不到不得已时不吃的——去痛宁。在止痛片的安抚下,人昏昏沉沉,不知几时睡着了。

海螺沟 海螺沟之夜拉开了我此次旅行高原反应的序幕。第二天早上起来,头不太痛了,但还是感觉有点晕。打开门,雨已经停了,天气阴阴的,起着山雾,观看日照金山的可能性是没有了。一行人洗漱完迅速吃完5元/份的简单早餐,从三号营地乘观光车到索道购票处。 海螺沟索道号称是亚洲跨度最大的高空索道,费用160元,索道缆车穿越原始森林,可直达大冰瀑布的顶部。考虑到雾比较大,即使坐索道上到顶部,也无法看到大冰瀑布的容颜,于是大家决定步行上山。才走了不到几步,我眼前一阵晕,脚下软绵绵的像踏空了一样,人有点站立不住,赶紧坐在一条当地做烧烤生意的村民的凳子上,我感觉今天是爬不上这山了,忙对队友们说我不上去了,这时几个抬滑竿的山民围上来说,到了这里不上去看看冰川就太可惜了,要不租个滑竿上去吧。我不愿意坐在椅子上让人抬着上去,休息了一会儿后,头没那么晕了,不管有用没用又吃了几颗红景天胶囊,想一想还是决定走上去试试,不行就下山。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集体租了个滑竿,有谁支撑不住了也可以坐着上去。抬滑竿的老乡一路就当起我们的向导来。 当我们真正开始穿行在一片原始森林时,海螺沟的冰川对于我,还仿佛是不知能否到达的目的地。山路旁全是参天大树,林木苍翠,蓊蓊郁郁,空气清新而湿润。我们上山比较早,路上还很少有游客。我们一路欣赏沿途秀丽的景色,一路拍照,大约二小时左右,上到了观景台。观景台的小木屋建在一个视野极佳的山岩上,对面就是雪峰,它的脚下是万年的冰川。此时山上的雾气比山下的更浓些,我们顺着方向往下望去,整个一片雾茫茫,连冰川的影子都看不见。观景台的工作人员两个当地的MM说,“十几分钟前在这都还能看得见冰川,不过没关系,虽然现在在这看不到冰川,但过会你们可以下行到冰川,踩到冰川上,与它零距离接触呢。” 翻越观景台,下到冰川谷地。海螺沟目前允许游客下至冰谷,直接行走在冰川之上。世界上的冰川有90%分布在高纬寒冷的两极地区,除此之外,主要分布在高山、高原地区,一般人难以登临观赏。而海螺沟冰川得天独厚,是国内同纬度冰川中海拔最低的,最低点海拔2850米,一般人都可以亲临而上。 海螺沟冰川,当你真正走到它面前,一切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你会发现这里就像一片大的建筑工地,而并非想像中的冰川那样洁白如玉。海螺沟冰川是一条海洋性冰川,这样的冰川都分布在湿润、降水量大的地方。由于水分补给充足,冰温较高,流动速度快,冰川中夹带着大量的石块,因此对冰川所在的山谷的两侧和底部掘蚀切割得强烈,山体被剥落下来的砂砾巨石滑到冰川上,掩盖了冰川“冰清玉洁”的面容。难怪有些书上写“海洋性冰川就像一个掘煤的矿工,满身煤灰,脸也是黑的,只是在偶尔一笑时,才露出白色的牙齿。”我喜欢这个比喻。 踏上冰川行走在上面也还是有危险的,最要留心的就是脚下的冰裂缝。看着那撕开一条口的冰缝,虽然线条很美,但看多两眼还是让人一阵眩目。走在那覆盖着冰的湿滑的石头上,我们小心翼翼,几个人手牵手、一小步一小步地抬脚,如果不小心一个闪失的话,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在冰川上游览了二三个小时,因下午还要坐车赶去康定,大家决定返回。在游览海螺沟这段时间里我没再高原反应,状态比山下时好多了,可能是那几颗红景天发挥作用了吧,我想。 此次由于天气的原因我们没能看到大名鼎鼎的大冰瀑布,这也是我们在海螺沟留下的遗憾吧。听说,天气晴朗时,到达四号营地观景台,即可望见这条宽达1100米,落差1080米大冰瀑布。大冰瀑布由无数极其巨大的光芒四射的冰块组成,仿佛从蓝天直泄而下的一道银河。除非亲眼见到,没有任何词汇能形容它的奇丽与雄伟。

稻城 稻城,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还是在准备去九寨的资料时无意中在网上搜索到的。网上大家正围绕着“四川的稻城和云南的中甸哪一个地方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的话题展开引经据典的讨论。 “香格里拉”在现代人们心目中是“伊甸园、世外桃源、乌托邦”的代名词,传说那里有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以及恬静的村庄,人们享受着和平、自由、幸福的生活,那是一片让人的心灵安详宁静的乐土。 一直以来,尽管没有人能说出香格里拉的具体地理位置,但这并不影响信仰者坚信她的存在,寻找这个失落了的天堂的探险活动从来没有停止过。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创作并发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讲述了四个西方人乘坐的飞机被神秘的东方劫机者劫持到香格里拉的神奇经历。小说和同名电影对香格里拉热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掀起了沿着书中描绘的轨迹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 香格里拉在哪里,云南的答案是肯定的,四川也是一样。并都有大量的证据来证明答案的真实性,似乎无可争辩。稻城县在一本《稻城----最后的香格里拉》画册中宣称自己是“最后的香格里拉”,云南中甸县捷足先登,将沿用了几百年的县名更名为“香格里拉县”,四川也不甘示弱,将稻城日瓦乡更名为“香格里拉乡”。今天,当“香格里拉”已成为财富的象征,成为能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摇钱树时,这已经和香格里拉蕴藏的境界和内涵相去甚远。 网上一名网友写到,第一次看到“香格里拉”这个名称时直想落泪,想来给它起这个名字的人也一定很美丽。“香格里拉”在人们心目中已是一个美好得神性话了的名称,我们无需为它找到现实中的对应地点,无需为谁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争论,现实有没有香格里拉这个地方、具体在哪里其实都并不重要,人们需要的只是一片心灵的净土,一个精神的后花园。 沸沸扬扬的“香格里拉”之争终将尘埃落定,而其实真正的香格里拉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只要我们内心的香格里拉不被屏蔽,我们心中都会有这样一块能够感到自由自在,远离尘嚣的地方……

稻城 从康定出发时天色还未大亮,等我们赶到车站时,车站里已经站了许多人,这些人也是像我们一样,今天将会有一天长长的赶路的旅程。因没买到直接去稻城的车票,我们就坐早上六点半的车先到理塘,在理塘车站下车,休息片刻后,又包车继续前往稻城,到达稻城县城喜波热家庭旅馆时已是傍晚了。在车上颠簸了一天,大家都有点疲劳,想到后面去亚丁的几天行程会更艰苦,经商量后,领队宣布队伍第二天上午在县城休整,下午包车去亚丁景区。 当晚,又是一个令我记忆犹深的高原之夜。在高原睡觉对我来说似乎成了一件格外辛苦的事,一晚上似睡非睡地,不断地醒来。一大早就听见同伴在旅馆院子里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商量去哪里。等我们其他人陆续起来时,他们果然不在房间,想是去周边哪个好地方逛去了吧。 我们另外几个人在街上吃了早餐,点的照例是馒头、白米稀饭,这家店做的馒头得到了队伍中一位老家是东北的颇爱吃馒头的GG的较高评价,说这家做的是这一路上吃到的最好吃的馒头,还和老板约定好,下午去亚丁之前再过来打包一些带走。这也就有了我们在亚丁雪山上观赏美景大啃馒头的一幕,那是后话了。同伴们,没记错的话,队伍号称“馒头”队是始于稻城吧。 吃过早餐,同伴们打算租车去县城周边有名的傍河风光带,我因体力的原因,只想在县城里逛一逛。我头戴宽沿帽、眼架墨镜,双手悠闲地交叉着,走在街上俨然一个游侠。在一个陌生的无人认识的小县城里,一个人静静的没有目的的走走看看,一切的凡尘俗事在这一刻都暂时被放下,人感到格外的放松,我很享受这种难得的状态,想起古人的那句“浮生偷得半日闲”,不知写的是不是就是这种心情和感受呢? 稻城县城不大,四周环山,县城以“十字路口”为中心,分东南西北设置街道,街道都不长,沿街开着一个一个小店,比起内地的小镇来稍显安静些,除此外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不是从身边偶尔走过一些身穿藏族服装的人,说着你听不懂的语言,你也许不会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藏区。没有多长时间,就走遍了主要街区,等我回到旅馆时,同伴们也都已经回来了。

亚丁 下午从稻城县城出发,包车前往亚丁景区,因临近“十一”黄金周,包车的价格也随行就市涨了起来。上车没有多久,车子开进狭窄的小道,在最尽头的口子上停了下来,司机叫我们下车,步行穿过一片杨树林,绕到县城外的公路上,他们开车到那里再接上我们,大家好像心领神会似地没有问原因,我猜想可能是他们没有营运证不能载客,害怕出县城时被检查吧。这以后一路包的车,绝大部分都是黑车,庆幸的是没出什么事情,不然就是买了旅行保险也是白买,没人会搭理呀。黑车太多,车辆管理的混乱,也是这趟旅行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一。 稻城的万亩杨树林是被许多爱好摄影的人当作创作题材拍摄过的地方,当年那些为了防沙固土造这一片树林的人们,他们也许不会想到,这里日后会成为稻城一处有名的景观,一个情人们约会的好去处吧。走在河滩地上,蔚蓝的天空下一排排、一列列杨树整齐的队列着,像接受检阅的士兵,开始变黄的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透亮,一条清澈的小河从林中缓缓流过,在这片高远、荒芜的土地上,似乎只要有阳光的照耀、河流的滋润,大地就会焕出无尽的美景以回报。树林里除了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和偶尔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周围一片寂静,岁月都仿佛在此停滞。这是一片容易令人产生美丽遐想、滋生浪漫情愫的地方,只是我们是赶路的人,在我们的眼睛没来得及仔细欣赏、情感没来得及酝酿的时候,就已经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出县城往亚丁途经杜鹃温泉山庄时大伙去泡了个温泉,抵达亚丁景区门口龙同坝时,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大家把头灯、手电能照明的东西都拿出来,准备开始走夜路上到冲古寺。沿着一条山路,两旁都是密密的树林,没有星星陪伴的夜晚更添了几分沉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夜行军,总算听到帮我们背包的村民说,到了,看到树林空地里那几栋木屋,那闪烁的灯光时,大家都松了口气。 到达营地的第一件事是找住宿的位置。去亚丁之前我对条件的艰苦,特别是亚丁的大通铺已有所心里准备,只是当真正面对,听领队说这就是我们今天晚上下榻的三十六人间的大通铺,还是吃了一惊。房子是原木搭建起来的,薄薄的木板里面,拉了一层塑料布,自是为防风设计,房子中间吊着一个小灯泡,发出微弱昏黄的灯光,由几个简陋的木板凳拼成一长条隔在中间供游客放东西,靠墙两边是两排长长的大通铺,一个挨着一个一排是睡十几个人的床位,每个床位的宽度刚够一个人躺下,也许是因为旅途辛苦或是第二天要早起,通铺上已经睡了许多人,严严实实地包裹在睡袋里,上面盖着花花绿绿的棉被,房间里横竖拉起的几根绳子上乱七八糟地挂满了游客的衣服、裤子、袜子, 一扇由木条钉成的所谓的门推拉起来吱吱咔咔作响,由于人多屋窄,再加上密不透气,木屋里的空气很不好。大家苦中作乐地说,晚上到达这里还有空位能够住宿,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不能再对条件要求什么,毕竟我们到这来是为了拜谒亚丁三神山的,不是来休闲度假的,这么想来也就释然了。 吃过晚饭,没有洗漱,把被子铺好,躺下合衣而眠了。

亚丁到达冲古寺的那个夜晚,我的高原反应发挥到此行的极致。刚开始躺下的时候,外面营地发电机发出的轰轰的声音,一直在耳边震动着,我感觉头都快要炸了,好不容易捱到十二点停电时间,发电机总算停了,嘈声没有了,但还是不能入睡,除了一直以来的头痛外,还开始胸闷,透不过气来。我把捂紧的棉被往下拉,还是觉得胸口压得重重的,呼吸不顺,只得坐立起来,睡之前已经吸过一支红景天口服液,又再加吸了一支,另外还吃了一颗散利痛片,过了好一会才躺下。 我感觉睡在左侧的在来稻城的路上遇到的独行MM流离也没睡着,就问她,“你也有高原反应吗?”她说,“我没有,我觉得好冷”,之后我和她又小声说过几次话,还借了两次她的头灯去上厕所,大概三点多钟的时候,她一下坐起来,只听她说“不睡了,我看日出去”,睡在对面那排通铺上的freedeng GG也起来了 ,好像也一直没睡着,打算跟着一起去,被领队叫住了,说“外面太黑,又不认识路”,他们俩只得作罢,再又躺下。没想到,这个夜晚,对这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啊。又过了一二个小时,木屋外面慢慢开始有人走过的脚步声,轻声说话的声音,没过多久,我们的领队也带头起来了,之后同伴们也都跟着陆续起来了。 起床后,一推开门,只见外面的空地上,站了好些人,还支起了一些三脚架,我走到空地上,顺着方向抬头望去,就在不远处一座半隐在树林中的雪山巍峨屹立着,像一座雄伟的圣殿。啊,是仙乃日,眼前的雪山山顶上没有一丝云彩的遮挡,蓝色的天空就像一幅巨大的幕布映衬着神山雪白晶莹的身姿,正对着的仙乃日,从左至右有三个近乎圆缓的山峰,并没有十分明显的尖锥状角峰,在右侧突然有一个金字塔形山峰出现,给人异峰突起之感。我按捺不住激动,拿出相机连拍了好几张雪山的照片,这之后相机就没电了,直到下山离开亚丁都再没拿出来拍过。等旅行回到家后看照片时,才发现早上拍的这几张雪山的照片在所拍的中是最漂亮的,也是最让自己满意的。 尽管一夜未睡,因为这难得一见的景色,心情也好了许多。吃过早饭,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把背包行李寄存在营地,把需要带到山上去的东西集中起来放在一个大编织袋里让雇来背包的山民背着。来之前我在网上看过写亚丁的游记,其中有好几篇都写到在山上碰到了突如其来的大雨,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这次出门前我考虑再三还是把背包里那件轻薄的雨衣换成一件又大又厚既占空间又老重的雨披,另外还带了一把雨伞,可说是做足了防雨的准备。上山前我看天气不错,想来没必要带雨披,以备万一,还是拿了把雨伞,放进背夫的大袋里面。清点好人数,我们一行人就轻装出发了。轻身上路的感觉真好,只是没料到的是,以后要为这一刻的侥幸和轻松付出代价。 没走多远,冲古草坪便出现在眼前。绿茵茵的草坪上,一条小溪像散开的辫子弯弯曲曲从草坪的一端流过另一端,溪水清冷透澈,草地四周有很多低矮的灌木,一些用小石块堆积起来的玛尼堆寄托着人们的祈祷,草地远端,是夏诺多吉雪峰矫健的身影,右侧仙乃日雪峰拔地而起,雪山之下由杉树和松树所组成的原始森林葱葱茏茏,苍翠欲滴,构成了一幅高原秀丽的风光图画。 过了冲古草坪,就开始走到了一条上山的小路上。路不算太难走,坡度不大,只是因为下过雨路还未全干,有点泥泞。两旁山上的植被茂密,枝叶上还挂着清晨尚未蒸发的露水,山间一条潺潺的河流一直伴随着我们。沿途有很多从景区入口管理站龙同坝租坐骡马上来的游客,每匹骡马都由一位藏民牵领着,骡马脖子上挂着的铜铃,一路叮叮铛铛的响声在树林里听起来分外的清脆悦耳。骡马队的速度明显比我们快很多,我们队伍中也有两个MM租了马,不一会就把我们甩在后面了,我感觉自己体力还行,不想骑马上去。 越靠近络绒牛场,视野也越开阔,高大的树木退守到山脚,出现在路边的是一些灌木,被仙乃日余脉遮拦的央迈勇雪峰开始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爬上路旁的一个山坡,天空晴朗,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雪山山顶。远处的央迈勇角峰呈现圆锥形,一边的山坡陡峭,另一边山坡和缓,使雪峰看上去略呈弧线。她优美的弧线,洁白的身姿,令她看上去的确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动人气质,不愧为探险家约瑟夫·洛克称为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雪峰”。 到达络绒牛场时已经快到中午了。络绒牛场是一个夹在群山之中的宽阔坝子,上面已经有许多游客在拍照、休息,骡马散布在其间。牛场的海拔已经升到了4200米以上,草坪的四周已经没有成片的森林分布,占据这一地带的是高山灌木和牧草。坝子的中央有一片沼泽地,坝子再往上可以到达五色海、牛奶海。我们下到草场,坐在草地上休息了一会,吃了一点干粮,带着向往朝五色海进发了。

亚丁 我们穿过牛场,沿着央迈勇脚下的山路上行。这时山路明显比冲古寺到络绒牛场那段要徒峭,一路有很多水坑泥洼、高高低低的石头,好些地方都要小心地踩在路边上一小块稍微干的位置或是中间湿滑的石子上跳着过去。在林间穿来转去,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便开始气喘吁吁。这时的我,已经顾不得欣赏周围的景致,只有一门心思想着前进前进。 随着走的时间越长,我们停下来休息的间隔越来越短,大家不再谈笑风生,剩下的不是保持匀速呼吸走路外,就是休息时无言以对地呼呼出气,尽量把体力的消耗降到最低。 碰到一些下山来的游客,我们避让着给他们让路,或许是见我们走得太吃力,又或许是看懂了我们眼中那巴望着快点到的眼神,他们总是语气轻松地给我们打气,“不远了,一二个小时就到了”,可是我们继续走了很久之后,还看不到一点快要到了的迹象,路途好像遥遥望不到尽头。 由于体力消耗太大,我和另一个MM霄霄云合租了一匹马。我骑上一段然后下来走,马在原地等到她又载她一段,这样轮着坐。骑在马上那种感觉啊,现在想来比任何一次骑马的感觉都要爽。那种惬意轻松啊,是要在身体极度疲劳后的放松时,才能够体会到的。可是好时光总是过得太快,还没轮换两次,穿过树林,到达一块平地后,牵马的人就停下来,说他的马儿只能到这了,不允许再上去了,并解释说那些上去了的马,是因为管理站查马的人认识还是不认识那些牵马的主人,嘟嘟咙咙了一大串,没听清楚。明白不过了的是反正我们又得开始徒步了。 走过这片平地,又开始继续上坡。一段又一段的坡路都在陡峭的山谷之上,就这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渐上到高地了,四周遮蔽视线的林木渐渐稀疏,不知不觉,央迈勇一点点近了,曾经遥远的山壑慢慢移到身旁。 巨大的雪山,背倚蓝色的天空,感觉和我们相隔咫尺。终年不化的积雪夹杂着裸露的灰黑色山岩,山腰下是峭壁丛生的岩石,岩石上生长着一些黄色的苔藓,雪水在山腰处汇集起来象飘带般从岩石间飞舞而下,隐约间,还能听到山下的流水声……此刻的神山,比在低处仰视时少了一点高高在上,多了几分亲近。 当我们还正在为近距离欣赏到的雪山景色而惊叹时,一段更陡峭的山路出现在眼前,狭窄得只容一个人行走。路面上都是沙石,还有水从上面流过,脚踩过的地方,沙砾和石头悉悉簌簌往下落,旁边就是深深的峡谷,我们几个小心翼翼地走过了这段路。 在绕过一个山梁后,坡路慢慢转平,终于看到一片开阔的地方,山口经幡飞扬,旁边一个二百米高的陡坡,五色海就在这背后。 几个同伴已经爬上半山腰处,我也跟着翻山而上,没有路,坡上都是乱石和一些低矮灌丛,刚走没几步就气喘得厉害,心一阵狂跳,感觉难以支撑,只得停下来喘一下气再爬,陡坎看上去不高,但在4500多米以上的高度爬行,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就这样三步一停五步一歇地往上,快到顶上的时候回头望了一下,感觉山坡直立着一样,如果让我从这样的坡往下走,我是怎么也不敢的。 上面的同伴露出了一小头,我以为那个位置就是目的地了。拼尽全力奔了上去,才发现只是上到了一块空地,上面还有几十米的高度,全身一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就势坐在一块石头上,边喘气边开玩笑,对后面上来的几位同伴说,加油,到了。 等心跳稍微平息几分,积攒好力气,我们开始上那道坡,坡上全是沙石,寸草不生,这样爬起来摩擦力更小,路更滑了,我们只有稳稳地站住一只脚,才敢挪动另一只脚。好不容易才上到一个山脊,先看到一个不知名的湖泊,再继续往上,终于到达最上面。 一池碧水款款地躺在雪山下的低凹处,像一位隐世的仙女静静地陪伴神山。站在湖畔,眼前的五色海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阳光已经躲进云层了,海子没有像书中描绘的那样呈现出很多种色彩,但因为有雪山的映衬,也显得缥缈奇幻。两个骑马比我们先上山一二个小时的MM说,她们上来的时候这里还有阳光,那时的五色海水的颜色比我们看到的要漂亮些。 站在五色海湖畔的高山矮杜鹃丛中向西望去,远处静静地躺着另一个海子,那就是牛奶海。

吹着高原的风,这海拔4600多米的高度的地方静静地站立了好一会,有点为自己骄傲,虽然经历了长途跋涉的艰辛,高原反应的不适,自己总算坚持,走到了这里。

本文由优盈娱乐平台登录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走向稻城(一)

关键词:

第1天 2014-05-02 杭州 西溪且留下 杭州...

详细>>

我的旅行日记—越南

西贡大陆酒店(Hotel Continental Saigon)¥ 1992 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3-08-19 22:22 这是一年前的一次旅程。之所...

详细>>

碉楼种类_众楼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优盈娱乐平台登录 ,发表于 2002-09-10 06:34 二是众楼。由十多户或几户人家合资兴建,这种...

详细>>

平山堂之谷林堂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扬州 优盈娱乐平台登录,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04-03-08 23:29 平山堂北有谷林堂,随...

详细>>